豆奶拍app下载

第361章宇文傑的死因

周錦書問著,眼底滿是笑意,就像是一隻等著獵物上鉤的大灰狼。

“是!”沁兒並未隱瞞,“望歸樓和醉香樓的賬目此刻我正在管理。”

自動跟在郡主身邊,朱掌櫃已經不止一次的送賬冊過來,有的時候是送到郡主府,有的時候是送來王府。

但是最終都落在她的手上。

周錦書一聽沁兒這樣說,當即眼底的光芒更深瞭幾分。

在沁兒抬頭看想他的時候,周錦書臉上的神色才稍微收斂瞭一些,故作一本正經的道:“我想著你該是一個新手,這樣吧,我有一些老帳冊給你瞧瞧,當作給你漲經驗好瞭。”

見沁兒靜靜的看著自己,周錦書有種要被看穿的錯覺。

但是很快的,周錦書整瞭整臉色,繼續一本正經的道:“當然這不是讓你做白工,權當你報答我多次救命之恩好瞭。”

沁兒沒有立刻回答,隻是看著周錦書,面上淡定而沉靜。

在周錦書以為沁兒這是要拒絕的時候,沁兒唇角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周公子晚點讓人送過來便可。”

說完,沁兒便朝著周錦書福瞭福身子,而後轉身出瞭蒼院。

看著沁兒的背影,周錦書久久不能回神。

而此時他的腦海中卻依舊保留著她方才微笑的模樣。

也不知道過瞭多久,周錦書才一拍自己的腦袋,將沁兒的身影給拍飛,便心情愉快的離開瞭王府。

不管怎樣,賬目有人幫著查看瞭,他也好交差瞭不是?

而周錦書離開瞭墨軒之後,便有羽衛進去瞭。

蒼瀾陌向羽衛交代著自己下一步的打算。

一個個命令下達下去,墨軒裡人來人往,直到很晚,墨軒的燈火才熄滅。

而中途蒼瀾陌去看瞭幾次蘇小喜,隻是蘇小喜依舊沉沉入睡。

第二日,大理寺就熱鬧瞭,關註整個事件的百姓們全都聚集在大理寺門口聽審。

而勾起百姓們的熱情的,其實不是這次的案件,而是一個人。

那麼,究竟是什麼人呢?

據聞,今日審理案情,來瞭一個非常重要的人。

而這人就是傢喻戶曉的第一仵作徐卿。

徐卿上堂,必有屍首。

徐卿出面,真相大白。

所以當使臣和各位官員都到位的時候,便有兩具裹著白佈的屍首被人抬瞭上來。

白佈掀開,便瞧著裡面躺著的正是已經死亡多時的墨雲裳和宇文傑。

因為兩人的身份特殊,所以兩人的屍首都靠藥物保持著,所以十多天過去瞭也並沒有腐爛,與十多天前也無異。

徐卿先是看墨雲裳,經過細致的檢查之後,淡定的得出結論:中毒而亡,手指中有血肉。

和其他仵作驗證的也並無二樣。

但是,當驗證宇文傑的時候,情況卻有所不同瞭。

原本宇文傑是被墨雲裳用金釵刺死的,這個已經被下瞭定論。

但是,徐卿的答案卻並非如此。

“啟稟大人,金釵的傷口偏離心臟,並無可能致人死亡。”徐卿不緩不慢的朝著曹德道。

徐卿隻是一個二十多出頭的年輕人,模樣俊秀,身上透著一絲的儒雅。

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一種淡然,而他的臉上也是一副雲淡風輕。

這是徐卿出名的要素之一。

當然,對於這些,徐卿並不在乎,要不然也不會很難有人能夠請的到他瞭。

至於徐卿今日為何會出現在大理寺,無人知道,反正他就是這麼出現瞭。

曹德聞言,蹙眉。

“不是金釵刺死,那麼死亡原因為何?”

曹德對徐卿的斷定是信任的,但是之前的仵作都說是一舉斃命,而他也並沒有發現其他的傷口。

“內力震死,五臟六腑皆碎。”徐卿說的十分酌定,也十分淡定。

曹德聞言,依舊蹙眉,卻是做瞭一個請的姿勢,讓徐卿繼續。

徐卿並未多說,隻是對著一旁的普通仵作道:“你檢查一下死者的眼耳口鼻。”

那仵作聞言,雖是不解,卻還是檢查瞭。

然後,不檢查還好,一檢查就讓他整個人震驚不已。

“啟稟大人,郝月的三皇子確實是內力震碎五臟六腑。”那仵作檢查一番之後便出言道。

曹德一聽,當即便問為何。

徐卿並不出口,隻是示意那個仵作開口。

那仵作本不敢班門弄斧,但是心知徐卿不會開口,當即便道:“啟稟大人,郝月三皇子的眼耳口鼻上均有血跡,雖然被清理過,但是卻還是能夠瞧得出端倪。”

七竅流血,除瞭中毒,那便是高深的內力瞭。

所以,宇文傑的死在一開始是存在貓膩的。

或許墨雲裳對於宇文傑是刺瞭那麼一下,確實是讓宇文傑暈瞭過去,但是卻並沒有讓宇文傑死。

至少那樣的傷,正常人至少是能夠拖幾個時辰的。

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墨雲裳離開之後,有內力高深的人給瞭他一掌,讓人不能輕易的發覺他的死因。

這樣的解釋,眾人恍然。

讓眾人意想不到的是,驗屍結束之後,徐卿便離開瞭,沒有多留一下的打算。

其他的事情,該怎麼處理,也不是仵作該做的事情。

而徐卿的出現,至少能夠說明一點,那就是整個事情,從一開背後就有人作梗。

於是乎,曹德準備去查。

這個時候洛王府身邊的侍衛天陽天訣就直接的帶來瞭有效的證據。

主要就是人證和物證。

物證是墨雲依房間裡的慘瞭一點催情香的迷藥,而人證則是北海國驛館和郝月驛館的下人。

他們作證,郝月國驛站那邊的下人,曾經幾次三番的去找尋北辰烈。

而找北辰烈究竟是為瞭做什麼,那就不得而知瞭。

但是,又有證據表明,那個常常去北海使館的下人,正是帶著和宇文傑去雲啟使館的那個。

雲啟使館當日發生瞭什麼,眾人皆是不知,因為在墨雲裳死去的第三天就已經找到瞭墨雲裳和墨雲依身邊侍女的屍首。

所以,所有的矛頭都指向瞭北海國的北辰烈,和雲啟的墨雲依。

而兩人的目的,隻要有腦子的人稍微想一想就能猜透。

那便是要引發兩國戰亂,北海坐收漁翁之利。

公公有喜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