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直播app

  

第一百八十三章 萬裡大追殺

整個蠻荒都動起來,唯獨張掖什麼都不知道,依舊在山脈間穿行。

“大地神廟附近就是蜘蛛神廟,供奉的是蜘蛛女神,也是一個大神廟,可以去試一試。”張掖查看地圖,道。

應龍點頭:“蜘蛛女神在諸神的年代非常厲害,代表著邪惡,神廟內全是女子,她們的寶庫肯定很多寶物。”

張掖立即行動,趕往蜘蛛神廟。

但趕路到一半,張掖卻停下來瞭。

“怎麼瞭?”應龍詫異道。

張掖臉色嚴肅:“我被人盯上瞭。”

一種玄而又玄的感覺,來自修行者的第六感,尋常人也有,但不明顯,張掖卻是因為識海裡金色大佛的緣故,放大瞭這樣的感覺。

此刻,他感覺被人盯上,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十分難受。

盯上他的人,實力不弱。

應龍瞪大眼睛:“我們一路走來,都十分小心,而且你在莽荒沒有人認識,怎麼會被盯上?”

“不知道,但是他就在這附近。”張掖眼神如鷹,環顧四周,沒有發現絲毫蹤影。

這個人十分擅長隱匿,躲在暗處,像是一個刺客,不動則已,一動必定石破天驚。

張掖自己感應不到,就站在原地,朗聲道:“閣下是誰,為什麼躲在暗處?”

四周依舊靜悄悄。

張掖皺眉,他發現瞭對方,這代表刺殺之術已經無效,可是對方竟然還不出現?

“張掖,我剛才仔細感應過四周,沒有發現有人啊。”應龍凝重道,它相信張掖不會無的放矢,既然張掖感應到被人盯上,那肯定有問題,可就連長生圖都無法檢測出來,這一下事情有點麻煩瞭。

張掖咬牙,隻有千日做賊,那有千日防賊,這個人一刻不出現,張掖就一刻不得放松。

“現在看看金色大佛能否發現。”張掖閉上眼睛,溝通識海裡的金色大佛。

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金色大佛背對眾生,似乎是在背負什麼重擔。

張掖看到金色大佛背上密密麻麻的經文,卻無心參悟,而是溝通一下。

“能否幫我掃描四周?”張掖問道。

金色大佛沉默一會,就在張掖快失望的時候,一縷佛韻直沖張掖的腦海,轟的一聲,將張掖的腦海開拓好幾倍,誕生瞭三尊佛像。

“三世佛!”張掖看到這個佛像,頓時驚詫道。

佛傢有言,三世佛俗稱三寶佛,根據時間空間來計算,分為橫三世佛和縱三世佛,其中橫三世佛指中央釋迦牟尼佛,東方藥師佛,西方阿彌陀佛。縱三世佛指的是過去佛燃燈佛,現在佛釋迦牟尼佛,未來佛彌勒佛。

這是佛經裡記載,張掖小時候看過,但眼前這三世佛卻和張掖的記憶完全不一樣。

這神秘莫測的三世佛身上散發著,過去、未來、現在。

“佛傢修行,窺探時間,空間,有過去身,現在身,未來身。”張掖嘀咕,他不是很懂這三尊佛像到底有什麼用?

這時,三世佛裡,未來佛伸手一指,點在瞭張掖的識海中央,整個識海像是雲水一般,泛起波浪,而這波浪很快就猶如浪潮,把張掖自己推瞭出去。

轟!

張掖睜開眼睛,頓時感覺世界不一樣瞭,眼前的一切都在變化,明滅不定,讓人難以捉摸。

而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出現在張掖的視線裡,人影非常纖瘦,依附在一顆古樹中,任何神識都無法掃描,也毫無生機,看著就像不存在。

“在這裡!”張掖內心一喜,這三世佛果不其然,非常有效果,這麼快就找到對方。

等未來佛一點消散,識海歸於平靜,張掖看到的一切都消失殆盡,但他絲毫不慌張,因為那個人依舊在那顆古樹裡。

鏗鏘!

張掖拿出戰兵長矛,殺氣頓時彌漫席卷瞭四周,帶著很隆重的血腥氣,讓人呼吸困難,這是戰場的兵器,沐浴敵人血液,古之戰兵,即便現在破舊,神韻潰散,依舊非常強大。

“你不出來,我就自己來找你。”張掖冷酷道。

四周依舊靜悄悄。

應龍嘀咕:“你知道對方在什麼地方嗎?”

張掖點點頭,看向一顆古樹,無聲一笑,長矛當空一掃。

轟!

張掖看似不經意的一掃,但是動作起來,如雷霆出擊,迅疾而凌厲,殺機凝聚成旋,直接斬殺過去。

古樹一直安靜祥和,可是在這一刻,長矛觸及而來,砰地一聲,一道黑影從古樹上撲殺,迅速躲過長矛,然後一揮手,一抹白光變大,化為一柄飛刀,直奔張掖的眉心。

轟隆隆!

整片森林都在顫抖,這一柄飛刀十分強大,帶著一擊必殺的信念,直指張掖的元神。

“哼,我的元神豈是你可以傷的?”張掖冷哼一聲,眉心綻放光輝,三世佛齊齊震動,直接鎮壓瞭這一柄飛刀。

鏗鏘!

飛刀避無可避,速度太快,這個人出手就是必殺技,但張掖在這一刻,他肌膚好似鋼鐵,飛刀撞擊在上面,發出清脆的聲音,讓張掖眉心出現一個小紅點,一滴鮮血緩緩滴落。

張掖伸手,抓住飛刀,雪白嬌小的飛刀上,沾染瞭一絲血跡,是張掖的,他伸手摸瞭摸額頭,一道血印出現。

張掖聲音低沉:“你傷到我瞭。”

“你是怎麼發現我的?”來者冷聲道。

張掖這時才註意到對方的模樣,一個嬌小的少年,個頭不高,身形消瘦,黑衣黑褲,他面容冷峻,手裡捏著一柄飛刀,不斷調整角度,似乎還想在射張掖一次。

他看著張掖,眼裡帶著殺意,還有疑問。

“從我出道至今已有四年,除非是實力高出我好幾分等級,不然誰也發現靜止狀態下的我,你是怎麼發現的?”黑衣少年再度問道,非常想搞清楚這個問題。

張掖看著他,臉上冷淡,道:“在問問題之前,是不是該介紹一下自己?”

“一個死人,是沒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的。”黑衣少年不屑道。

“你就這麼肯定能殺我?”張掖不屑一笑,黑衣少年不過是長生四轉九昧真火境界,除瞭一手飛到絕技,其餘張掖根本不放在眼裡。

絕世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