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剧场菠萝蜜app影视

但凡一起扛過槍的人都知道,兄弟比老婆更重要這絕對不是一句虛話,要知道兩口子沒事還吵個架、離傢出走呢,但是戰友間見面那絕對和諧的過分,畢竟多少話語都融在酒水中。

沒有喝酒之前李夢龍就已經對這幫人充滿感謝瞭,甚至那位老人最後的一句話也不是空話,要知道軍隊想找在娛樂圈的代言人是多麼簡單的一件事情。

而且事情也巧合的過分,李夢龍這邊沒出事的時候人傢就沒這想法,偏偏他這邊剛剛被人威脅瞭,軍方就站出來找他合作,這說成不是刻意的都說不過去啊。

再說那所謂的條件,說的不靠譜些,那就是當初少女們拿到sw給她們合同時的心情,這條件真的是寬裕的過分瞭,先不說錢少要瞭多少,要知道雖然後面提瞭一系列的條件,但是真的有很過分的事情嗎?

要求一年拍攝幾部相關作品瞭嗎?要求派人到公司查賬瞭嗎?雖然最後說瞭一個保底的界限,到時候賺不夠要李夢龍補上,但是其實這更像是一個保證。

我們軍方需要從這裡每年拿到至少這麼多錢,那拿不到是不是就代表著這裡面有貓膩呢?而如果sw又恰好經營沒有問題的話,那是不是又說明有人在給sw或者軍方這邊上眼藥呢?

說的直白些,這就是軍方給李夢龍和sw的劃定的保底份額,旨在警告那些要伸過來的黑手,這些錢是sw必須要賺到的,不要過界瞭。

這些道理李夢龍又怎麼會不明白,甚至軍方這次出來給他站臺,不知道後面動用瞭多少的關系,他這幫兄弟今天一起過來難道不是變相的給軍方施壓嗎?

潛臺詞無非就是把欠給這幫人的情誼一起還在李夢龍的身上就好,很多事情男人間哪怕懂瞭也不會說,李夢龍更是如此瞭,他也不會對這幫兄弟刻意的感謝或者更好。

因為他從始至終對他們就是一顆真心,沒有什麼功利的色彩,所以也就不存在更好這類的說法,大傢就一起這麼相處就好,每年抽空這麼大聚一兩次足矣。

今天的李夢龍絕對沒有小氣,可以說這頓飯是他請過的最痛快的飯局之一,他直接把自己的那張公司的法人卡,也就是以公司作為擔保的信用卡在開飯前就壓在瞭櫃臺上。

以現在sw 公司的業績,在銀行那邊絕對是屬於最優質的客戶之一,所以可想而知這張卡的額度,估計單筆刷個幾億不成問題的,至於上限多少那就得去問銀行瞭。

“話不多說瞭,今天大傢的目標就是把這張卡給喝爆瞭啊,誰先跑瞭誰就是狗養的!走一個!”龍舉杯,現場幾十號漢子紛紛舉杯:“幹!”

而後那烤肉就是流水的上瞭,至於啤酒、燒酒,這幫人喝瘋瞭的時候老板和服務員竟然從庫房搬的速度供應不上瞭,那真是來一箱就沒一箱啊。

“嫂子歇會,都自己兄弟,能看著你們幹活嘛,能站起來的跟我搬酒去!”李夢龍嚷嚷瞭一嗓子首先大傢都站瞭起來,隻不過立即就倒下瞭十幾個,這一輪下去,一般漢子是承受不住的,喝的太急瞭。

“嘿嘿,慫!趁著我們搬酒的時候趕緊找地方吐去吧,這剛到哪裡!”李夢龍無情的嘲諷著這幫兄弟。

店本身不大,是他們這幫兄弟中一傢人開的,本著照顧自傢人生意的意思嘛,當然有可能對方不肯收錢,那樣一來小店幾個月就白幹瞭,但這不是有李夢龍嘛,一會先把開店的那小子灌倒瞭,省的付錢的時候過來唧唧歪歪的。

這頓酒喝的真算是昏天黑地瞭,從下午一直喝到瞭午夜,中間多少人直接就喝暈過去瞭,然後一旁睡一覺起來繼續喝;至於喝吐瞭的那都不算事瞭,反正酒哪怕剛剛到胃裡轉一圈立刻吐出來都成,再說能吐就代表還能喝!

是個人都知道這麼喝傷身體,店傢的老婆現在擔心的都不是錢瞭,這幫人不會今天在這裡喝出個好歹來吧,她也知道李夢龍是這幫人的頭頭,所以隻要把他搞定應該這酒局就能散,所以店傢偷偷偷出瞭李夢龍的手機打瞭電話。

於是當少女們集體殺過來的時候,現場那幫醉漢紛紛癡癡的笑著:“我這是做夢瞭嗎?否則為什麼感覺仙女來瞭呢?以前我做夢總會夢到少女們呢!”

李夢龍他們服役的時候也趕上過少女們的輝煌時光,甚至他還在軍隊裡看過丫頭們的表演呢,當年少女們不誇張的說就是所有軍人的夢中情人啊,他們這幫漢子也是受過少女們洗禮的人。

平時偶爾見到瞭還能克制一下,但是現在喝的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呢,所以能控制住個屁:“當年我們都貼少女們的照片,就六哥自己貼iu的照片!”

“可不是,當初我們還笑話他來的,現在看果然還是六哥有眼光,國民妹妹呢!”

李夢龍也豪爽的拍著自己的胸口:“那是,我妹妹啊!幹!”

少女們都快看傻瞭,這幫人不是喝瘋瞭吧,尤其是瞥瞭眼一旁的酒瓶,說成他們睡在酒瓶裡都都成,就這還隻是他們今天喝的一小部分呢。

“哎呦,還真是大明星呢,以前我傢死鬼跟我說他戰友娶到瞭大明星我還不相信呢!”這位老板娘很是新奇的看著少女們,畢竟感覺一個退役的大頭兵和明星的距離貌似很遙遠呢。

“內,你好,我是李夢龍的女朋友李順圭!”

“錯,李順圭是我老婆哦,不要帶我節奏!”李夢龍到現在因為背身都還不知道少女們到來,所以在那亂吼著。

李順圭對著後面的大部隊揮揮手,看著現場這個狀況,她連帶著大傢打招呼的意思都沒有瞭,因為這幫人明天能記著才見鬼瞭呢,現就就是揍他們一頓,第二天也就忘的一幹二凈的。

示意徐賢幾個有力氣的去把李夢龍扶出來,李順圭去那邊和老板娘結賬,李夢龍喝酒之前是特意和李順圭報備過的,當時是以為不能回傢瞭,不過現在卻也派上瞭用場。

人均十幾萬最多的烤肉店,這幫人竟然吃到瞭兩千多萬,尤其是瞥瞭眼菜單,肉都是最實惠、便宜的豬五花等等,酒也是如此,變相說這幫到底是吃喝瞭多少啊?

尤其是還要考慮到老板娘很可能都是成本價直接供應的,畢竟不能賺戰友的錢啊,有可能的話都應該請客的,隻不過條件不允許不是。

李順圭是知道這情況的,所以付賬的時候她沒多說直接付瞭,但是當老板娘進去幫忙的時候,她又在刷卡機上多刷瞭一筆,沒敢刷特別多,就是兩百萬而已,讓對方掙點的心意可以有,但是給多瞭就是施舍瞭。

這方面李順圭拿捏的還是很到位的,甚至她估計這幫人明早醒來之後,甚至會在店內各個位置藏點現金什麼的,這些事都很樸實,但是李順圭知道這幫人做得出來。

隻是房間內很快又出瞭事情,李夢龍竟然死活不走,那幫僅存的戰友也死死的拉著李夢龍,一出很是經典的兄弟情深的戲碼。

和醉鬼講道理是一件極其奢侈的事情,所以李順圭進來後二話不說照著那幾個不松手的就是幾腳,這要是平時絕對是李順圭自己腳疼,但是現在嘛,醉鬼能有什麼戰鬥力?

“瘋丫頭,敢打我兄弟?吃我……”李夢龍這一拳明顯是歪的,而且還被徐賢很是輕易的就接瞭下來,而且話沒說完就被李順圭照著他後腦勺就是幾下。

人的本能就是趨利避害的,所以李夢龍也發現似乎這人他惹不起啊,於是向徐賢的方向湊瞭過去,很是小心翼翼的說道:“你幫我偷偷給我妹妹打電話唄,她們會來救我的!”

“你妹妹是誰啊?我長這麼大打架從來沒慫過!”金泰妍在一旁湊趣的說道。

“說出來嚇死你們,那可都是一條條響當當的好漢呢!全州滾江龍金泰妍聽說過沒?那肥貓李順圭呢?冷面熊鄭秀妍也沒聽過嘍?女神徐賢總聽過吧?”

少女們真的是哭笑不得,這些莫名其妙的外號也就罷瞭,但是為什麼徐賢的就明顯高瞭那麼多檔次,這貨不是沒喝多在這裡消遣她們吧?

於是少女們開始懷疑瞭,驗證起來也不難,允兒很是新奇的一下下敲打著李夢龍的腦殼,也沒用力,但是架不住這種舒爽的快感啊:“他絕對是醉的,否則早就跳過來打我瞭!”

“行瞭行瞭,來這專們打人玩是吧?”李順圭制止瞭這種無意義的試探,隻不過她自己又來瞭兩下,因為哪怕是她平日裡打李夢龍的機會也不多的。

讓少女們先把李夢龍帶回去,李順圭則和金泰妍走到瞭老板娘這邊:“我們很想留下幫忙的,不過認識我們的人太多瞭,留下來反而是給您添麻煩!”

“沒關系的,都理解的,你們快回去吧!”

“我們叫來瞭幾個助理,就留下幫幫忙,萬一這幫人耍酒瘋,幫著報警也是好的!”李順圭這才說出瞭自己的安排,如果直接說的話顯得有些狂傲,現在就讓人聽著舒服很多瞭。

“那就辛苦你瞭,以後咱們多多聯系,畢竟他們是戰友兄弟,那你就是我歐尼瞭不是!”李順圭那小嘴甜的嚇人,分分鐘把老板娘忽悠的樂呵呵的。

隻不過剛剛上車還不等開動,李夢龍就要逃跑瞭,好在剛剛踏出一步就跌倒瞭,隻是哪怕這樣瞭他還在扯著脖子喊道:“救命啊,有人搶劫瞭!小賢,李順圭,金泰妍……快來救我啊!”

“你就喊吧,再大聲一點,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嘀……”

韓娛之崛起